黑龙江西林钢铁破产 1200家债权人近400亿债权

发表时间:2018-10-30 阅读次数:20次

黑龙江最大钢企西林钢铁破产,1200家债权人近400亿债权

  来源:债市观察

  导读

  近两年钢铁市场复苏,钢企重新焕发生机,而也有一大批钢企倒在了通往春天的路上。

  继东北特钢、北满特钢、四平钢铁之后,东北地区又一家地方大型钢企西林钢铁轰然倒下。

  1、西林钢铁破产重整

  10月11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透露,该院已裁定受理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一案。52岁的西林钢铁倒在复苏前夜,黑龙江最大钢企迟暮。此次西林钢铁重整由伊春市政府副市长牵头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西林钢铁40家公司合并后的资产总额约为129.83亿元,总负债为203.69亿元,资产负债率156%。评估机构数据显示,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合并后的资产评估值接近60亿元。1200余家债权人申报的债权接近400亿元。

  债权人中不乏大型国企和上市公司的身影。其中,中铁二局瑞隆物流有限公司是最大债权人,申报额合计约为42.65亿元。华融资产、中国信达、宝泰隆(6.1800.020.32%)交通银行(6.0000.000.00%)民生银行(6.3900.000.00%)浦发银行(10.9800.030.27%)等上市公司也在债权人之列。

  2、龙江钢铁的脊梁

  西林钢铁集团始建于1966年,2005年末改制为民营企业,旗下有阿城钢铁有限公司、灯塔矿业有限公司、翠宏山铁多金属矿等子公司,到2012年末具备年产粗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多次名列中国企业500强,制造业500强,中国民企500强,在2012年更名列中国民企500强第125位,被誉为“龙江钢铁的脊梁”。

  目前,西林钢铁已在招募合格投资人。招募投资人的门槛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要求在2017年粗钢生产量达到2000万吨以上。二是资产总额达到800亿元以上。

  资产达到800亿以上的钢企一抓一大把,而粗钢年产量达2000万吨以上的钢企却并不常见。2017年年粗钢产量超2000万吨的钢企仅有8家,也就是说,实际投资人门槛瞄准了头部钢企,实际范围就在这8家钢企之中。而8家钢企中6家为国企,投资人方向亦不言而喻。

  另有一个不显眼却很关键的门槛,即投资人招募不接受联合投资体。联合投资体在钢企破产重整过往案例中,均扮演过重要角色。西林钢铁评估资产仅60亿,而此次更不接受联合投资体,招募的难度将会加大,单一资金来源也会导致最终清偿率过低。

  2017年建龙集团入主西林刚铁子公司阿城钢铁,阿钢复产。而建龙集团是否再次出手西林钢铁,一样得到外界期待。

  3、风云跌宕30年

  钢企董事长多传奇,天津某钢铁集团董事长系唐山大地震孤儿,河北某钢企董事长吃百家饭长大。而伊春则亦出现了这样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知名企业家——西林钢铁集团董事长苗青远。苗青远的根在山东,父辈为逃荒行至伊春,8岁时才得以到伊春和父母团聚。

  1970年17岁的苗青远入厂工作,干过厂里所有最脏最苦最累的活,先后成为最年轻的工人、分厂厂长、副总经理。1995年被票选为总经理,更创造了全国第一个国有企业民选总经理的先例。

  2014年,西林钢铁爆发了6.30事件,部分员工集体上访,甚至出动了公安干警及武警。后伊春市政府专门拆借西林钢铁4000万元,为西林钢铁职工的生活提供保障。在职工工资方面,目前也有读者反映,西钢职工2015年至今的社保还未补缴完毕。

  一定程度上,西林钢铁也有战略上的失策。苗青远领导时期,西林钢铁刚转亏为盈就兼并了钢企小兄弟阿城刚铁。在2008年金融海啸中,全行业出现亏损和减产,意识到危机的西林钢铁选择斥资10亿进行“技改”,谋求解决钢铁品种单一、创新能力差的突出问题。

  随后,强势拿下灯塔矿业、翠宏山铁矿,兼并设立多家子公司,以谋求未来30年西钢发展布局。其中,翠宏山铁矿曾被地质部门认定其储藏的矿产资源价值超过千亿元,西钢仅以3.1亿价款取得该矿产,一时被热议和诟病。

  2010年之后,西林钢铁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工序升级改造,持续投入并消耗了超40亿的企业资金。2014年之际,新一轮钢铁企业去产能风暴来袭,不少钢企随之倒下,金融系统对钢企的信贷政策收紧,突如其来的抽贷、断贷打了西林钢铁一个措手不及。

  而投入巨资新建的设备刚开产不到半年就要停产、减产。西林刚铁元气大伤,在持续低迷的钢铁行情中始终没能缓过来。

  2017年,钢铁市场复苏,连废钢价格都一直在暴涨。而遗憾的是,西林钢铁倒在了黎明的前夜。

  4、一个时代的结束

  西钢集团粗钢产量占黑龙江省钢总产量的52.03%,经济总量在伊春市所占的比重接近40%,对当地的税收贡献超过60%,在黑龙江省冶金行业和地方经济中占有重要位置。

  西钢集团的破产与落寞,正如东北重工业化的一个缩影,一个时代也已经结束了。

  而随之暴露的,还有黑龙江乃至整个东北地区重工业经济的伤痕。

  其经济结构以重化工业为主,且过度以来能源经济。国企因行政遗留问题,缺乏市场化导向,大多经营不善。另外民营经济规模小、发展较慢。

  黑龙江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9859.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1%,不过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

  东北大地煤、油、林等枯竭的能源资源,坍塌的人口陷阱,以及为新中国做出的贡献与牺牲,连同猎猎北风,堙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牛鹏飞

资料来源: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bond/research/2018-10-30/doc-ihnaivxq9350026.shtml

我要分享:
Copyright © 2013 |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沪交ICP备20121189
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邮编: 200030 E-mail: chinainsollaw@126.com)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