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 余杭法院发布《企业破产审判状况白皮书(2014-2020年)》

发表时间:2020-09-30 阅读次数:40次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

企业破产审判状况白皮书(2014年-2020年)

前言

2019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快形成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一流营商环境。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破产法律制度是现代化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法律制度,公正高效有序的破产审判是实现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促进市场主体优胜劣汰、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的重要司法保障,是当前人民法院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重要职责。余杭法院深刻领会破产审判在地区经济发展中的重大作用,将破产审判工作置于服务保障余杭区营商环境建设的大局中来谋划推进。2014年12月,余杭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为深化破产改革试点工作,在区委区政府关心支持和上级法院指导下,紧紧围绕服务保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将优化营商环境和全域治理现代化作为重点工作,以府院联动为突破口,以管理人考评、破产简易审、信息化建设等工作为主抓手,充分发挥破产制度在挽救危困企业、促进转型升级、化解区域经济风险、维护区域社会稳定中的重要作用。

一、破产审判工作基本情况

2014年至2020年6月,共受理破产案件161件,其中执转破案件98件,共审结破产案件96件,化解执行案件1343件。其中,2017年受理19件、审结7件,2018年受理39件、审结31件,2019年受理49件、审结24件,2020年上半年受理17件、审结26件。分析近三年破产案件收结情况可知,其一,破产案件收结案数量增长迅速,始终位于全市前列;其二,收案数大于结案数,存案压力持续增加,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其三,执转破案件数量快速增加,占破产案件总数的比重不断扩大。

(一)破产案件的主要特点

受余杭区地理位置、产业结构、民营资本、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影响,余杭区企业破产案件主要呈现以下特征:

一是房企破产涉众涉稳问题突出。2012年金星房地产公司破产案以来,共审理房地产企业破产案件9件,房企破产常常面临复工续建、刑民交叉、信访维权等难题。如华达房开公司、大禹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商品房项目存在验收、办证难题;清盛置业公司、彭公竹制品公司所涉项目“先卖后抵”、“一房二卖”问题突出;怡丰成房开公司、中意房开公司、“中都系”19家企业所涉项目存在项目烂尾、购房户权益保障难问题。

二是涉市场类企业破产处置难度大。随着电商行业的繁荣发展,实体类市场受到较大冲击,自2014年子鑫房开公司破产案以来,共审理涉市场类企业破产案件6件,普遍存在法律关系复杂、利益冲突尖锐等特点。在非法利益驱使下,涉市场类企业在规划、建设、广告、销售等诸多环节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如子鑫房开公司、豪立实业公司、中友实业公司所涉项目存在违规租售行为,彭公竹制品公司所涉项目存在“先卖后抵”问题,矛盾与冲突在破产程序中集中爆发,项目处置尤为棘手。

三是实体类企业转型升级难。随着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升,实体企业经营效益下降明显,加之中小实体类企业整体创新投入不足,产品核心竞争力不强,附加值不高,负重爬坡下转型升级的难度进一步加大。2014年以来,受理的实体类企业破产案件数量占破产案件总数的一半以上,纺织、机械制造等行业风险尤为突出,其中不乏“杭宝系”企业、中宙光电公司、珂瑞特机械公司、长江汽车公司等区域大中型民营企业。

四是企业间联保互保问题严重。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一普遍难题,部分企业相互担保组成担保链对外融资,随着经济进入下行周期,行业利润摊薄,企业造血功能不足,借新还旧,以贷养贷成为常态,一旦担保链上一个节点出现风险,整个担保圈便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企业破产链条式蔓延。还有部分企业将关联企业作为一种融资手段。“中都系”19家企业、谛都置业公司、东田置业公司等公司实际控制人名下均有多家公司且分布于全国各地,破产企业与关联企业之间存在着大量资金往来关系,且双方之间的财务账目管理混乱、债权债务难以厘清。

五是破产企业不规范经营问题突出。破产企业大多存在内部治理混乱,账册毁损缺失,账目真假难辨,资金挪用严重,企业与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在人格或财产方面混同等问题,这给破产程序推进带来难度。部分破产企业深度介入民间借贷,企业主涉嫌刑事犯罪,如“中都系”19家企业实控人杨定国、谛都置业公司实控人林作敏、豪立实业公司实控人徐学飞等人均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

(二)破产处置取得的实效

破产案件数量不断攀升的同时,案件审理质效稳步提升,审理了一批有重大影响力的破产案件,释放大量闲置土地、房产等经济资源,优化社会资源配置,实现优胜劣汰。

一是“凤凰涅槃”,帮助危困企业重生。2014年以来,通过预重整、重整、和解程序帮助中宙光电公司、“中都系”19家企业、怡丰成房开公司、兴隆五金公司、八鲜禽业公司、如歌电子公司、崇美钢铁公司、创实化工公司等一批危困企业获得新生,取得良好社会效果。怡丰成房开公司破产重整案探索“预重整+重整”程序完成项目复工续建,保障了1200余户购房户的合法权益,该案入选浙江法院2015年十大破产典型案例。“中都系”19家企业合并重整案通过“公开招募+竞价”方式,以25.3亿元的成交价成功引入重整投资人,普通债权清偿率由清算条件下经测算不足10%,提高至65%以上。崇美钢铁公司、创实化工公司破产案促成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就债权债务的处理自行达成协议,获法院裁定认可后终结破产程序,企业得以解除“债务包袱”而继续经营。

二是“腾笼换鸟”,及时出清僵尸企业。2014年以来,已通过破产清算程序促使90余家企业依法有序退出市场,释放土地130万余平方米,出清房产177万余平方米,盘活账面资产73亿余元,安置职工3000余人。子鑫房开公司破产清算案通过引入第三方收购880余户非典型“业主”债权,有效化解涉稳风险,为后续资产处置工作奠定基础,该案入选杭州法院2018年十大破产典型案例、2019年杭州法院破产审判保障营商环境建设十大典型案例;谛都置业公司破产清算案通过对不同债权群体逾700名债权人进行调解,促成分配方案表决通过,化解破产程序僵局;君和制衣公司破产清算案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即裁定宣告破产并表决分配方案,停业三年之久的企业用时三个月即清理了债权债务实现顺利退出市场。

三是“综合施策”,多元处置盘活资产。始终坚持“资产价值最大化、处置时间最小化、处置方式最优化”的破产财产处置理念,结合个案实际,制定最优的资产处置方案。近年来,破产财产的处置方式从单一销售向多元处置转变,融资渠道从政府垫资向市场化融资转变,销售途径从线下销售向线上线下相结合转变。金星房开公司采用“政府垫资+线下处置”模式完成烂尾楼盘的复工续建,保障了800余户购房业主的合法权益;怡丰成房开公司采用“市场化融资+代理销售”模式,用2000万融资撬动烂尾项目正常运转,目前已销售完毕并顺利交房;中意房开公司采用“兜底设置+附条件网拍”模式,在附加向20余户真实购房户交房的条件下,以107%的溢价率成功处置烂尾楼盘;东田置业公司采用“分批网拍+提前处置”模式销售房产210套,交易额达7.99亿元,平均每套溢价率达26.25%,实现了资产价值最大化;子鑫房开公司、豪立实业公司采用“整体网拍+出售式重整”模式将项目资产整体出售,从而完成复工续建实现项目运营。

二、破产审判主要做法

为深化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工作,同时也为应对新司法解释实施以来破产案件急剧增多、案多人少矛盾加剧以及破产案件涉稳问题突出等困难,余杭法院聚焦五项工作,重协作、强专业、提速度、优保障、降成本,走出一条具有余杭品牌特色的破产审判之路。

(一)注重协调联动,综合处置解难题

余杭区府院联动机制的发展主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个案协调阶段,2012年以来,针对涉众涉稳型破产企业,成立专案领导小组,牵头协调破产处置过程中的相关事宜;第二阶段为协调工作常态化阶段,2014年出台《余杭区企业资金链风险防范和化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方案》,成立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具体负责两链风险企业的监测预警、协调化解和善后处置工作;第三阶段为综合处置机制形成阶段,2015年12月,出台《关于专题研究企业破产综合处置工作的府院联席会议纪要》,明确建立企业破产综合处置工作机制,设立破产援助专项资金、增设破产审判庭,由法院主导企业破产审理工作,由政府在维稳、财政支持、职工保障、税收优惠、打击逃废债、便捷行政审批等方面给予支持。

目前,在企业破产综合处置机制大框架下,已建立了以下配套机制:一是破产案件包案领导制度,针对涉众涉稳型破产案件由区领导担任包案领导,负责协调推动案件的风险处置工作;二是风险预警监测机制,及时将掌握的风险企业信息汇总情况、风险企业涉诉案件情况报送给区防化处置办,以便全区统筹防控、协调处置风险;三是重大信息通报制度,对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潜在风险点,通过专题汇报、要情专报等形式及时通报给党委政府,区相关部门亦及时将风险企业防化处置进展通报法院;四是破产援助专项资金制度,2016年9月21日,与区防化处置办、区财政局联合出台《杭州市余杭区企业破产援助专项资金管理和使用暂行办法》,明确设立每年200万元的破产援助专项资金,并规范了资金使用流程。

(二)注重队伍建设,专业审理提质效

2016年2月,余杭法院增设民五庭(企业清算与破产审判庭),2019年3月机构改革调整为民三庭(破产审判庭),现破产审判庭有员额法官2名、法官助理2名、书记员3名,审理企业破产案件、强制清算案件、金融借款案件。

破产审判庭设立以来,多措并举提高破产审判质效。其一,因企施策,探索多种企业挽救模式。对有挽救价值和可能的困境企业,尽可能维护企业经营价值和资产完整性,提高债权回收率,实现社会资源的有效整合,如怡丰成房开公司破产案中,发挥预重整优势,实现“烂尾楼”复工续建,提高重整成功率;“中都系”19家企业合并破产案中,规范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充分保护债权人利益;八鲜禽业公司破产案中,运用出售式重整,挖掘和保留企业运营价值。其二,深入调研,及时总结破产审判经验做法。2015年12月27日,与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中国破产法论坛房地产企业破产专题研讨会”,围绕房地产企业破产中的法律问题进行深入研讨;先后形成《涉房破产企业在建工程续建的处置困境及探索》、《房地产企业预重整的实务探索及建议》、《管理人评估考核机制的实务探究》、《初探府院联动机制破产处置中的利益平衡问题》、《初探破产预分配之法理与规则》等十余篇调研文章,发表于人民司法、法律适用等期刊,并多次获得国家、省市区奖项。其三,专注细节,规范破产案件审理。1.聚焦房地产企业破产案件的规范审理,于2016年2月出台《房地产企业破产审理操作规程(试行)》;2.聚焦破产程序中第三方机构选任的规范性,于2019年7月制定《关于破产案件中选任第三方机构的操作规范(试行)》;3.聚焦金融债权的保护,于2018年10月会同人行余杭支行签署《关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协作备忘录》,于2020年5月13日会同中国人民银行余杭支行、浙江银保监局余杭监管组签署《关于建立金融纠纷多元快速化解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企业破产清算、破产和解案件中,对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金融机构原则上可主张就该特定财产变价处置所得价款行使优先受偿权;4.聚焦预重整制度,于2020年7月出台《关于审理预重整案件的操作指引(试行)》,进一步规范适用预重整程序,提高重整效率和成功率。

(三)注重快速高效,简化审理促提速

办理破产的时间是营商环境重要评价指标之一,随着破产案件数量的大幅增长,破产案件繁简分流的需求日益突出。2018年7月,制定《无产可破案件简易审流程》,规范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记录模板,在破产案件中强化适用简易审,加快办案节奏。2019年7月,制定《关于破产案件简化审理的操作规程》,对破产案件实行繁简分类处置,压缩简易审理破产案件办理时限,确保实现简化审理的破产案件在6个月内审结。截至2020年6月,共审结简化审理破产案件25件,平均审理天数为132.48天,有效提高了破产案件审判效率。

立足“案件分类、程序分流”,根据案件难易程度及案件类型适用相应的管理人选任规则和审理规则,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一是缩短时限,对简易审理的破产案件,在受理审查、债权申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等环节尽量缩短时限,确保简易审理的破产案件在6个月内审结;二是简化程序,在债权人会议召开形式、表决方式、破产财产分配等方面积极简化程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即表决原则性分配方案,如二次表决可以书面、数据电文等形式进行,原则上实行一次性分配等;三是降低费用,对确无财产可供分配且无人垫付相关费用的破产案件,管理人可不开立管理人账户,相关公告通过网络形式发布而无需登报。

(四)注重绩效考评,管理人履职重规范

管理人作为破产事务的执行者,其履职能力直接关系破产审判质效。余杭法院将构建管理人考评机制作为提升破产审判质效的关键一环,于2018年3月20日出台《破产案件管理人考评办法(试行)》,设计四级指标共57项考评内容,通过量化考评,将管理人履职情况纳入管理人档案,与管理人报酬相挂钩,同时结合余杭区破产援助专项资金,提高管理人工作积极性。该考评办法实施至今两年有余,累计考评破产管理人44家,约谈3家、发函敦促3家,更换管理人1家。

管理人考评机制的建立在规范管理人履职、推进破产案件审理、开展综合处置工作、提升破产审判质效等方面初显成效。一是引导规范履职,受理破产案件后,及时向管理人告知《考评办法》,要求其比照考评指数表履职,及时查漏补缺,管理人接管破产企业后第一时间制定工作计划报送法院,每周向法院报告工作进展,承办法官每月总结案件进程,汇总后编制破产月报跟踪在审案件审理情况,遇重大事项管理人书面专项汇报,经合议庭评议后及时给予指导;二是鼓励大胆创新,将创新性做法作为一项“加分指数”,引导管理人在遵循破产法基本原则的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在简易审、信息化等方面创新做法,解决破产实践中的难题;三是督促勤勉尽职,构建训诫、发函、约谈、更换四个层次的管理人履职监督机制,针对不同情形,及时采取不同的监督机制;四是实现优胜劣汰,通过管理人考评机制,让表现不合格的管理人受到应有惩戒,及时将无法胜任管理人职务的中介机构或个人淘汰出管理人队伍。

(五)注重科技借力,信息化建设增效能

2019年年初,余杭法院对接阿里巴巴钉钉技术团队,依托钉钉组织、蚂蚁区块链等信息技术打造“余法破产管理钉平台”,钉平台由债权申报审核、债权人会议、管理人工作室、管理人账户资金监管、破产财产处置五大模块组成,通过钉钉组织管理实现破产案件审理由“线下”向“线上”转变,借助管理人工作室实现监管由“及时”向“实时”的转变,应用区块链技术实现信息由“存疑“向“信任”的转变。

2019年10月15日,中友实业公司破产清算案借助“余法破产管理钉平台”,采用“现场会议与网络会议相结合”的模式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有效降低债权人会议成本,实现债权人“最多一次不用跑”,获中国法院网、法制网、民主与法制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2019年12月,首用“区块链+钉钉”技术实现破产审判“三个转变”获市中院院长斯金锦批示肯定。2020年1月,中友公司破产案件审理被余杭区区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评为余杭区主题教育典型案例。2020年2、3月疫情期间,累计召开13场破产案件线上债权人会议,高效率、低成本、零接触的线上债权人会议赢得了债权人的肯定,获中国法院网、浙江法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2020年7月,余杭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司法链应用试点法院,主要试点内容为破产管理可信操作,“余法破产管理钉平台”将进一步探索司法链更广泛地应用于破产管理场景。

三、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建立市场主体有序退出机制步伐进一步加快,破产案件数量大幅上涨,案多人少矛盾凸显,破产审判压力持续加大。常态化破产审判工作中暴露出一些制约破产审判的不利因素,既有理念方面问题,也有制度、机制方面问题。

(一)依法破产理念待强化。《企业破产法》施行十年有余,社会各界对破产制度的认识度、接受度仍然不足。一些企业主认为破产意味着彻底失败,心理上难以接受而迟迟不愿破产,往往错过挽救企业的最佳时机;不少债权人囿于破产就是逃废债等片面认识,不愿主动申请债务人破产;个别干部有时仅以解决一时维稳问题为导向决定是否支持破产程序,扭曲了破产制度的本位功能,导致“僵尸企业”长期浪费社会资源,影响经济运行正常的新陈代谢。

(二)参与主体地位待厘清。破产是一项综合性法律制度,需要政府、法院、管理人等多方主体参与,破产案件的审理属于法院的职权范围,破产企业处置中涉及或衍生的社会问题的解决属于政府的职责,实践中存在参与主体定位不清晰、职责不明确,容易出现政府对本应属于法院、管理人职责范围的事项进行干预、管理人将本应属于自己履职范围的事项交由政府或法院解决、法院在审理之外不恰当参与等问题,影响破产案件依法公正处理。

(三)破产审判力量待加强。破产案件主要由民三庭(破产审判庭)审理,该庭目前与民二庭合署办公,除审理破产案件外仍需审理经繁简分流后的疑难复杂商事案件。随着执行转破产工作的深入推进,“僵尸企业”重点处置工作的加强,加班加点已成为工作常态,审判力量的严重不足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破产工作的开展,破产审判专业组织、破产审判专业力量亟待配齐配强。

(四)破产配套制度待完善。府院联动机制在破产案件及其衍生问题化解中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当前余杭区府院联动主要体现在个案沟通协调,破产程序中遇到的问题绝大多数通过召开协调会等方式,缺乏普遍适用的规范性文件。此外府院联动机制运行过程中还暴露出破产专项资金援助额度及覆盖面有待拓展,税收政策匹配不足导致破产企业因大宗破产财产处置成“纳税大户”,前期破产相关政策因部门理解不一导致落实不到位等问题。

(五)资产处置协作待优化。余杭区破产企业的破产财产主要为房产,包括工业厂房、综合体、商品房、未完工项目等,受资产体量大、资产存在历史遗留问题或瑕疵等因素影响,破产财产的拍卖处置周期长,已成为影响破产审判质效的明显短板。尤其是涉房涉市场类破产企业中的“烂尾楼”项目,因涉及规划调整、办证、验收问题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的支持配合,沟通协调周期长。

四、加强破产处置工作的意见与建议

(三)坚持需求导向,切实发挥破产挽救功能。“回收率”是办理破产的重要指标之一,“破产程序的结果”即债务人企业是否会继续经营对回收率的影响最大。当前,落实“六稳”、“六保”重大部署,需进一步发挥破产程序企业救治功能,探索开展预重整、个人破产等制度机制创新,结合实际引导债务人与债权人进行协商,引导通过庭外重组、预重整、清算式重整、和解等方式化解债务危机。

(四)坚持专业导向,推动设立破产人民法庭。破产处置工作对破产审判人员的综合能力具有较高要求,加之当前企业破产案件数量急剧增多,个人破产制度已在部分地区试点,破产审判专业化队伍建设亟待加强。市中院已于2019年12月31日设立破产法庭,现省高院决定在基层法院层面开展择优设立破产法庭工作,余杭法院已在区委区政府的支持下向上级法院积极争取,通过设立破产人民法庭整合资源、壮大力量、提升水平,加强破产审判专业化建设,使余杭区破产审判工作再上一个台阶。

(五)坚持实效导向,建立科学考核激励机制。落实《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办理破产便利化行动方案》文件精神,围绕破产案件建立法官绩效考核、管理人履职考评“双轨并行”的考核激励机制。根据强制清算与破产案件的审理特点,建立单独绩效考核机制,激发破产法官办理破产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完善破产管理人考核机制,加强管理人履职保障,通过工作项目化、任务菜单化、管理节点化、报酬业绩化、评价维度化等方面全面规范管理人履职行为,提升管理人履职能力和业务水平。

结束语

近年来,余杭区始终着力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经济结构加快向中高端迈进,企业破产审判的司法保障任务因此更为艰巨和迫切。余杭法院作为最高人民法院首批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将始终坚持“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导”的企业破产处置思路,积极应对破产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探索推进破产审判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和信息化建设,为余杭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建设、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与保障。

来源:中国破产法论坛

网址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zHJUNKY2irbhez7f4Obl0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13 |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 浙ICP备15002600号

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邮编: 200030 E-mail: chinainsollaw@126.com)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