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轮融资近60亿元,易果生鲜未能“续命”,生鲜电商囧境难破

发表时间:2020-10-30 阅读次数:86次

文:李晓光 石丹

ID:BMR2004

又一家明星公司走向了没落。

近日,易果生鲜CEO张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易果生鲜正处于破产重组阶段,目前已经有确定的重组方,但对于具体细节并未透露更多。

河南威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晓柯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破产重组并不是意味着这家企业要消亡,而是要通过引进新的投资方等策略把企业救活。“破产重组是企业最后一次资产重组机会,如果企业能够在限定的时间内,通过重组整顿清偿债务,人民法院应当终结对该破产企业的破产程序。”她进一步说到。

尽管如此,易果生鲜面临的现状依然不容乐观。“破产审查案件”裁定文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易果集团旗下的易果生鲜、云象供应链、安鲜达共三家公司总负债23亿元。

作为中国最早的生鲜电商平台之一,企查查显示,易果生鲜曾先后完成7轮融资,累计融资超59.3亿元。2017年8月,易果生鲜更是获得天猫3亿美元D轮融资,一时间风光无两。

但随着盒马鲜生的推出,易果生鲜逐渐成为了阿里弃子。此前,就有消息曝出易果生鲜资金链断裂、公司大规模裁员。如今,寄希望于破产重组的易果生鲜,还能逆势翻盘吗?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天眼查显示,易果生鲜成立于2007年2月16日,在易果生鲜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苏宁、KKR等知名企业。其中,阿里是与易果生鲜联系最紧密的一个。

天眼查显示,从2013年A轮融资开始,阿里巴巴、云峰基金、天猫多次参与到易果生鲜的融资中来。在2013年,易果生鲜甚至还获得了天猫超市生鲜的运营权。

在阿里巴巴的加持下,易果生鲜很快迎来了高光时刻。其联合创始人金光磊曾对媒体透露,2017年易果集团GMV达100亿元,较2016财年披露的36亿元增长178%,彼时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

不过,金光磊在媒体采访中坦陈“易果生鲜的订单有九成是来自天猫超市,呈现出高度的依赖性”,换言之,易果逐渐沦为了天猫单的“附属品”,隐患也就此埋下。

2015年,阿里巴巴孵化的盒马鲜生成立,短短几年内就开出上百家门店。彼时,易果生鲜大多采取中心仓模式运营,也就是从大仓库直接配送至最终客户手中。

盒马鲜生对上述中心仓模式进行了升级,发展为“店仓一体”模式,用户不仅能“买”还能“逛”,同时辐射周围3到5千米的用户,时间更快、品类更多,同时更符合阿里提出的新零售概念,慢慢地,易果开始被边缘化甚至被取代。

2018年12月,阿里巴巴进行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将此前易果负责的天猫超市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鲜生,并与盒马深化合作,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加速建设和升级生鲜供应链体系,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

在被“挤出局”后,易果生鲜开始从2C向2B发展,为包括盒马、大润发、饿了么在内的阿里生态内新零售、新餐饮服务。在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这是易果生鲜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企查查显示,今年1月,该公司被上海长宁区法院冻结价值1029.72万人民币的股权和其他投资权益,股权冻结标的企业为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其冻结期限为2020年1月14日至2023年1月13日。

据了解,云象供应链与安鲜达皆为易果生鲜全资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易果生鲜、云象供应链和安鲜达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10月14日,易果生鲜被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2.27万元。

同时,易果生鲜还被卷入多项法律诉讼和行政处罚。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经涉及30项法律诉讼,主要为买卖合同纠纷,此外还曾因违反税收规定等原因被行政处罚。

《商学院》记者通过查询易果生鲜官方微信公号发现,最后一条更新停在了今年7月10日。易果生鲜商城还能正常进入,目前平台主要在销售大闸蟹券和牛排,整个平台只剩下很少几种商品。在易果生鲜的APP中也仅保留了新品荟萃、牛排、粮油副食、食品饮料几个分类。

针对易果生鲜破产重组的原因以及进度,《商学院》记者向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生鲜电商囧境难破?

网经社“电数宝”监测数据显示,生鲜电商行业融资事件频繁,融资事件最高峰出现在2015年,达到67次,同比增长68%。在之后两年出现短暂的回落后,2018年融资事件达到28次,同比增长115.38%。

同时,生鲜电商融资金额近几年一直居高不下。在2018年融资金额创下新高,达120亿元,同比增长128.31%。资本市场看好中国生鲜电商也是预见了中国生鲜市场存在的巨大潜力。

在资本的加持下,生鲜电商发展势头迅猛。网经社“电数宝”监测数据显示,生鲜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也连续5年保持增长,2018年市场规模达到51300亿元,同比增长10.32%,2019年市场规模将达到55000亿元,同比增长7.21%。

不过盈利始终是困扰生鲜行业的一大难题。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的一组数据显示,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仍旧只有1%实现了盈利、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

易果的没落不是孤例。在2019年,生鲜电商甚至迎来了一波死亡潮,“呆萝卜”“妙生活”“吉及鲜”等一批创业公司相继陷入关店、裁员等风波。

科尔尼公司大中华区总裁贺晓青曾向《商学院》记者表示,生鲜电商之所以难做,最大的原因在于供应链不好管理,损耗率比较高,其次,生鲜配送要有时效,直接导致成本非常高。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此有类似观点,他认为,生鲜电商的主要难点是生鲜冷链物流的成本,投入大、摊销慢,一旦资金链紧张就容易“休克”。

丁道师告诉记者,近年来,由于社会化物流以及生鲜电商的冷链体系发展相对成熟,生鲜电商行业才真正开始爆发。“但这样一个冷链体系,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客户来平摊成本,就很难继续生存下去。所以这个行业只适合大公司,不适合小公司来做。”

对易果生鲜后续的破产重整,《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资料来源:https://www.sohu.com/a/428364734_377096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13 |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 浙ICP备15002600号

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邮编: 200030 E-mail: chinainsollaw@126.com)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