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代巨头存亡记:母子孙三代皆被申请破产 腾邦国际欲靠直播逆袭

发表时间:2021-03-25 阅读次数:32次

截至3月23日晚间收盘,腾邦国际股价为4.50元/股,总市值27.74亿元,较2015年6月时的巅峰状态1740亿元的总市值,下降逾98%。

  “目前腾邦集团还没给我们方案,预重整给的时间是三个月,具体推进情况我们还不清楚。”

  3月23日,腾邦集团一名债权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半个月前,腾邦国际发布公告,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收到了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书》,决定对腾邦集团及其子公司腾邦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资产”)、腾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物流”)启动预重整程序。

  内容显示,预重整期间为三个月,并指定北京市中伦(深圳)律师事务所与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联合担任预重整期间管理人。

  消息一出,3月11日至16日,腾邦国际股价累计上涨45.21%,其中3月15日单日更是直奔涨停。

  眼下,半个月过去了,股东腾邦集团的预重整却尚无进展。

  连日来,腾邦国际股价也一直处于震荡状态,截至3月23日晚间收盘,腾邦国际股价为4.50元/股,总市值27.74亿元,较2015年6月时的巅峰状态1740亿元的总市值,下降逾9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控股股东通过进入破产程序解决债务危机的案例日益增加,但这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无异于“达摩克利斯之剑”,不仅易侵害上市公司相关债权,更时刻影响着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和控制权的稳定性。

  而腾邦国际面临的环境则更为复杂,今年2月初,腾邦国际自身及控股子公司也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2019年,腾邦国际年报更是被出具非标意见,2020年公司亦面临巨亏。

  3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腾邦国际董秘周静了解破产程序相关进展,对方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母子孙”公司皆被申请破产

  近年来,随着政策大力支持“支持企业通过破产重整等方式出清风险”之下,A股市场关于破产程序的案例也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自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A股已有近70家公司被法院裁定实施破产重整。

  但纵观浩荡的A股市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子公司“老中青”三代同时被申请进入破产程序,却并不多见。

  曾经的明星企业——腾邦国际,即将成为个中典型。

  在控股股东腾邦集团进入预重整阶段后,腾邦国际及控股子公司也被申请进行破产清算,曾经盛极一时的“腾邦系”,就此一一陨落。

  今年1月,腾邦国际及其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分别被松禾智能和自然人赵文娟申请破产,而这两者一个是腾邦国际原子公司的客户,一个是腾邦旅游前员工。

  2018年9月,松禾智能通过深圳市前海股权交易中心以现金方式认购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融易行”)发行的可转债产品,认购总价款为2000万元人民币,腾邦国际作为担保人出具担保函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而融易行未能偿还到期债务本金及利息。

  腾邦旅游集团拖欠赵文娟3.31万元劳务费用被法院判定,但在法院穷尽执行措施后未发现腾邦旅游可供被执行财产后,赵文娟申请对腾邦旅游进行破产清算。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腾邦国际首次被申请破产清算,早在去年4月,因未如期归还中信银行(5.450-0.02-0.37%)深圳分行提供的贷款本金及相应的利息和罚息,腾邦国际就被破产清算,不过,随后这场破产清算以债权人撤回告终。

  今年2月,腾邦国际同意了申请人对腾邦旅游集团的破产申请。公开资料显示,腾邦旅游集团主要业务为出境游,因疫情因素,业务受到严重不利影响,截至2020年9月30日,腾邦旅游集团总资产为4.68亿元,负债总额为7.94亿元,累计诉讼金额已达到7.09亿元,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

  而对于腾邦国际自身被申请破产清算一事,上市公司还在“据理力争”,并已向法院提交异议书。

  而另一边,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则在破产的道路上更进一步,而这一举动,或将导致上市公司蒙受更为严重的损失。

  3月9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腾邦集团启动预重整程序,但目前,腾邦集团因受让融易行100%股权产生的8.2亿元股权转让款及相应利息还尚未完全支付给腾邦国际。

  此外,腾邦集团还为融易行对上市公司尚未支付的欠款21.81亿元和相应利息提供担保,上市公司则为融易行提供担保余额尚有3.44亿元。

  腾邦国际直言:“腾邦集团预重整可能会导致公司对其债权无法全部收回的风险,腾邦集团进入预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产生影响,公司控制权是否发生变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旦腾邦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上市公司的应收债权或很难得到保障。

  “如果上市公司申请破产重整,是需要提交给证监会进行前置审核的,但不同于上市公司破产重整,目前相关法律法规对并未约定证监会对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破产重整申请进行前置审核的程序要求。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或者存在正常商业往来形成的应收款项,监管部门是没有办法要求控股股东在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前或于重整方案中解决其存在的资金占用问题的。”国内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受访指出。

  “而控股股东进入重整程序后由上市公司申报债权,鉴于控股股东本身已爆发严重债务风险的现实情况,且相关债权一般将被认定为普通债权,最终很有可能无法获得全额清偿,导致上市公司蒙受损失。”该投行人士补充道。

  爆雷缘起激进扩张

  造成一系列破产风险的根源,与腾邦系的激进扩张及持续加杠杆不无关系。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以机票代理业务上市的民营公司,腾邦国际作为中国旅游服务业龙头企业,曾一度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8位。

  自2011年登陆A股市场后,腾邦国际却不断被“做大”的野心所吞噬,一方面继续在机票与商旅服务主业展开并购,另一方面开始跨界金融领域。

  在金融方面,其先是在2012年设立“融易行”小额贷款,为商旅供应链和支付平台客户提供金融服务,2013年,旗下“腾付通”也获得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许可;2014年腾邦国际又先后设立腾邦保险经纪、腾邦创投和腾邦梧桐投资;2015年收购深圳中沃保险经纪100%股权;2016年设立前海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在商旅服务方面,2014年10月,腾邦国际及其关联公司1.95亿收购蔡文胜旗下厦门欣欣旅游65%股权;2016年8月,又再度1.7亿元战略入股苏州八爪鱼旅游;2017年12月,腾邦集团联合腾邦国际等出资收购马尔代夫的水上飞机公司,其中腾邦国际出资1000万美元;2018年8月、10月,腾邦国际又先后以3.3亿、1.8亿元分别收购喜游国旅约42%股权和主题公园运营商巧趣文化60%股权。

  在这期间,腾邦集团商誉从2012年末的3290.55万元狂飙至2018年的6.22亿元。但进入2018年,伴随资管新规及金融去杠杆的实施,腾邦过去数年堆积的风险开始逐渐暴露。2019年以来,腾邦集团股票被动减持、私募基金延期兑付、债券违约,连环债务违约如多米诺骨牌般被推倒。

  2019年8月8日,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BSP票款欠款行为,根据相关规定,国际航协终止了与其5家子公司签署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并取消其国际航协认可客运代理人资格。

  该消息如平地惊雷,惊醒了被蒙在鼓里的债权人。

  BSP爆雷后,腾邦国际机票代理业务经营规模大幅下降。与此同时,腾邦国际的金融服务业务开展也不甚顺利。此前,腾邦国际曾与股东腾邦集团达成协议,转让旗下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然而,双方协议签署后,融易行小贷股权却先后遭到中国农业银行(3.3800.000.00%)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支行和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冻结。随着金融管控趋严,腾邦国际的金融业务也更加被动。

  同时,与子公司的矛盾也愈发激烈,其早前收购的子公司喜游国旅失去控制,后者创始人史进更是与钟百胜反目。

  史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在喜游国旅被上市公司并入之后,一方面,腾邦国际不停占用喜游国旅的资金,另一方面,进入腾邦国际之后,公司改变战略做大业务规模,但最后因资金跟不上而面临困境。

  退市风险潜伏

  2019年,腾邦国际上市后首度亏损,净利润为-15.76亿元,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直接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判断,指出腾邦国际内控失效、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及审计受限等一系列问题。

  但不久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及签字会计师还是因为在腾邦国际2018年和2019年年报审计项目中,存在风险评估程序执行不到位,未就内部控制有效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被深圳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腾邦国际业务遭受重创。数据显示,腾邦国际2020年度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为0.81亿元,同比下降92.91%,腾邦国际的总资产却较上年末缩水10.55%,变为58.31亿元,负债为49.52亿元,负债率高达85.19%,其中,短期借款高达27.6亿元,占总负债的比例高达55%。

  根据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腾邦国际预亏9.3亿元至12.09亿元,如果公司2020年度财务报告仍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交易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今年年初,腾邦国际已经将审计机构变更会计师事务所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

  不过,在债务危机四伏,破产潮倾袭的当口,腾邦国际却颇为淡然,还有声有色地筹备起了直播带货的业务。

  3月中旬,腾邦国际公告拟与麦穗文化、老凤凰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以开展直播带货、电子商务以及相关经营业务,三者分别出资1.35亿元、1.2亿元和4500万元,分别持股45%、40%、15%。

  目前,合资公司已办理完成相关工商登记备案手续,腾邦国际下属子公司深圳市腾邦商务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商旅”)截至公告日已出资4550万元。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其合作方麦穗文化成立日期为2020年9月14日,刚满半年,而另一家合作方老凤凰则曾被卷入长城影视债务重整中,但后者最终还是因债务危机走向退市。

  事实上,从1月28日公布意向至今,腾邦国际的直播业务不仅没有引发投资者满堂喝彩,反而招致监管层及债权人几次三番的问询与关注。

  沪上一名资深个人投资者就对记者直言,“直播行业空间不大”,“腾邦目前自身难保,与其砸重金跨界直播电商,不如早点还钱。”

  (作者:杨坪 编辑:李新江)

资料来源: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21-03-25/doc-ikknscsk0918797.shtml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13 |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 浙ICP备09084009号-3

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破产保护法研究中心(邮编: 200030 E-mail: chinainsollaw@126.com)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